穿漢服的女生。陳立宇 攝
  穿漢服的女生。陳立宇 攝
  在南京工業大學的校園裡,常常可以看到一位身著飄逸漢服的女生。雲鬢輕輓、長髮及腰的她每天穿著漢服上下課,行走在校園裡時而引來圍觀和議論。儘管引來一些議論,但淡定的她堅持“將漢服進行到底”,目的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瞭解中國傳統文化。
  大二時開始,天天穿漢服上下課
  這位特立獨行的“漢服女生”來自南工大經管院,名叫王婷婷,大二的時候開始穿漢服上下課。“羅袖動香香不已,紅蕖裊裊秋煙里。”楊玉環的這句詩恰恰是記者見到她的第一感覺。
  王婷婷向記者展示了她的衣櫥,裡面掛滿了各色各款的漢服,不下20件,這些大多是在網上買的。“其實不會花太多錢,因為我把買時裝的錢都省下買漢服了。”她笑道。說起漢服的面料,她如數家珍:“有棉麻、提花綢、雪紡、真絲等,以飄逸為特色,有貴有便宜,因為我是學生,所以一般買的都是一百元左右的,一身搭配起來,也就兩百元錢,還是能負擔得起的。最貴的一件嘛,也就380元,是一身手繪蘭花的長裙。”為了省錢,有時她還會選好布料再請裁縫做。
  令人稱奇的是,這些漢服還有冬天穿的!“天冷的時候,我就會在裡面先穿上保暖內衣,然後穿一層交領上襦(漢服上衣的一種),再套一件毛呢繡花褙子(漢服外套的一種),下麵再穿棉製長裙,這下就不冷了!”王婷婷講起漢服搭配很有心得:“我不是成套去買,而喜歡自己上下搭配,甚至古今搭配。比如夏天,我上身穿半臂(半截袖漢服),下身穿牛仔短褲。”
  穿漢服遭圍觀感到很“無語”
  無論冬夏冷暖,還是颳風下雨,王婷婷都會身著不一樣的漢服,出現在課堂上。
  第一次穿漢服上課還記憶猶新。“有個契機。當時是上英語口語課,老師正好講到外國服飾文化,同學們就推薦我下一堂課來給大家講講漢服,於是我就穿著漢服來講課,大家也覺得不是太突兀,之後我就天天穿漢服上課了。”
  不過穿著漢服走在校園裡、樓道里,各種訝異的目光還是讓人有點不舒服。“很多人覺得新奇詫異,在背後指指點點。還常有人抱以誤解,認為這是和服或者Cosplay。”
  有兩件事讓王婷婷印象深刻:一次走在校園裡,呼啦一下子圍上來一堆人,圍著她拍照。還有一次,有個男生路過說了句:“還穿和服啊!”這句話也讓她有幾分生氣。
  “因為大多數人都不知道、不瞭解漢服。當遭到別人誤解的時候,我既感到憤怒,又感到委屈,但最後還是自己調整了過來。”王婷婷選擇了堅持。
  過年時,她也會穿著漢服回家,向家裡的親戚朋友介紹漢服文化,家裡人很是支持。舍友也通過她的宣傳,不再對她的穿著感到詫異,認為這就像是一種融入生活中的愛好一樣。
  創建漢服社堅持自己的理想
  因為遭受到各種誤解,王婷婷有了新想法:成立漢服社。
  “剛開始創立漢服社的時候,那段日子很是艱難。既然別人不瞭解,那麼就更需要我來宣傳。”如今漢服社已經有70多個成員。
  漢服社雖然成立時間不久,但是在學校中還是小有名氣。“我並不嚴格要求社員天天穿,但一到重陽、冬至、中秋等重要節日時,所有社員都必須穿著漢服來參加活動,以此來宣傳弘揚漢服文化。”
  “最隆重的活動就數成人禮了。在我們20歲的時候,穿戴三重禮服,披著頭髮,拜見學生裝扮的長輩,接受王學姐給我們加冠或者及笄。”漢服社一位同學告訴記者。說起成人禮,王婷婷說:“韓國申遺搶去我們國家的傳統文化,這不能責怪別人,錯的是我們,我想用成人禮這些活動,來喚醒國人對傳統文化的重視。”
  王婷婷告訴記者,小學時,她在語文書上偶然看到一張民族大合照,就一直思考:為什麼別的少數民族都有民族服飾,漢族穿的卻是中山裝?
  直到大一快結束的時候在網上看到漢服時,王婷婷發現,一直追尋的問題終於有了答案:她想復興漢服!
  [爭議]

  此舉是不是嘩眾取寵?
  王婷婷的“漢服復興”在南工大校園裡捲起了一陣風,引來的非議也有不少。有同學在接受採訪時直言:“現代生活節奏這麼快,漢服拖拖拉拉的,復興它有意義嗎?”甚至有學生質疑:“太另類了,這是不是有點嘩眾取寵了?”
  對此,王婷婷有自己的看法。她說,“大家對漢服的認識還停留在古裝劇里寬袍大袖,其實那是戲服。穿漢服也講究場合的,有它完整的體系,並不是瞎穿一氣。另外,我宣傳漢服是希望大家記得中國的傳統文化。像日韓節日里穿傳統服飾大家不訝異一樣,希望我們的民族也能在特定的場合大大方方地將漢服穿出去。”
  對於有人質疑是“作秀”,王婷婷直言:“只穿漢服不學禮儀,容易使漢服變成一種娛樂作秀。現在穿漢服就要學習傳統禮儀,抱拳、作揖等等,禮儀中蘊含著謙遜禮讓孝順等傳統美德。”她說,比如古人和長輩說完話,告別時要先後退一步,再轉身,表達對長者的尊敬。
  “大學畢業後,我會找一份固定的工作安身立命,在業餘時間投身傳統文化的公益組織。”王婷婷說。
  通訊員 楊芳 蘭珺 記者 王晶卉
創作者介紹

彩繪傢俱

hw28hwxnt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